未来科技城海创园QQ群:75920885 城西走廊QQ群:76247100 杭州梦想小镇QQ群:237756390

当你老了,住在哪里?老年人如何养老?

2018年04月20日 09:46来源:杭州网作者:未来科技城编辑:城西房产

    空巢合租、社区型养老、就近养老…… 杭州老人的“群居观”

    

    当你老了,头发白了……这是一首安静动人的歌曲,这更是一种恬淡优雅的生活状态。

    有人说,“人类在18世纪发现了儿童,19世纪发现了妇女,20世纪发现了老年人。”在中国,随着人口老龄化的不断提速,“当你老了”已经成为一个不容回避的严肃课题,被称为“银发经济”的老年产业也因此勃兴。

    时代更迭,越来越多的老人正在活出自己的精彩,“夕阳红”已不只是一瞬间的灿烂。新消费的背景下,传统的“养儿防老”模式面临迭代,一个超级养老市场正在形成,一幅生机勃勃的杭城“银发经济”图鉴正在铺开。在哪儿养老,谁来养老,老了该做点什么?我们选取了若干事例,奉上本组系列报道,与读者共同观察新一代银发群体的崭新“夕阳红”。

    

    当你老了,头发白了,谁陪你在炉火旁打盹回忆青春?

    过去,四世同堂是普世价值里的天伦之乐,但是现在新一代的老年人,对于“老了和谁住在一起”有了新的理解。就像年轻人总是“吐槽”阿姨们的丝巾拍照大法,但是他们依然乐此不疲,因为这是他们自己的精彩活法。在最有群居需求的退休后生活,老年人想要的不是一个保姆,而是一群志同道合、能让晚年生活过得更有品质和尊严的伙伴。

    让“孤独”远离“养老”,近年来,围绕着老年人的群居需求,各类养老模式如雨后春笋般勃发。

    87岁和25岁 空巢合租背后的真实群居需求

    93年研究生毕业的小章,老家在湖北,在杭州工作半年,就是传说中的“空巢青年”,他曾经梦想自己能租一套靠江的房子,早晨醒来有阳光洒在床上,但是现实中,他和一位87岁的空巢老人合租在一起。

    小章的房东,87岁的赵阿姨身体还不错,女儿也想接她一起住,但是她习惯了这个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最后赵阿姨的女儿想出一个办法,找中介把房子租出去,租客可以顺带手“照顾”一下。

    小章告诉记者,当初去中介找房子时,这个“未来房东”提了不少要求:第一,要求租客不能带朋友居住;第二,对租客的学历和工作单位都有一定要求。“据我了解,之前的租客也是研究生。”小章说。

    除了第三方中介的保障,小章觉得“空巢青年”和“空巢老人”同在屋檐下,还要学会自律。老人节约,洗衣洗澡,最好凑峰谷电。老人早睡,回家晚了,踮着脚走路,也是一种照顾。

    因为互相礼让,相处愉快,原本打算只租4个月的小章,现在已经跟老人合住了8个月。

    社区型养老兴起 “租赁”品质晚年

    如果说87岁的赵阿姨在养老上有自己的坚持,不和儿女住,也不想找一个或许无法在精神层面沟通的保姆。不少杭州老年人已经找到了社区型养老的新路子。

    位于良渚文化村,已经营运三年多的万科“随园嘉树”16幢5层的老年公寓、1幢护理院。杭州万科随园养老负责人余芳介绍说,随园嘉树是面向生活能自理的活跃长者的养老产品,这里的老人平均年龄73.5岁,目前600多户长者已入住。

    

    养老地产大多只租不售,记者了解到,随园嘉树租赁期分5年和15年,有75平方米、100平方米、110平方米三种户型,总租金约70-100万元左右,但需一次性付款,如若在租期内退房可按时间折旧退款。此外,每个月还需缴纳服务费、餐饮费和能耗费。

    听上去费用不低,但是供不应求。4500平方米的公共配套和养生休闲区让很多原本舍不得花钱的老人,看完之后就心动了。以“金十字”养生休闲区为例,这是园区内的一个养老配套集群,包括了食堂、图书馆、多功能厅、健身房、棋牌室、咖啡吧以及老年大学“常青树学院”,此外,还有20多个老人自发组织的俱乐部。

    “去年年底就满租了,现在有近百人在候租。”余芳说。

    身体不再青春 就近养老照顾你

    不过,对于一些身体机能较差的老人,相比高品质的养老环境,他们更看重拥有较为便利、优质的医疗资源市区养老机构。

    位于朝晖九区大运河岸边的金成佰乐时光,就是一家市中心的养老机构。

    “我以前也在郊区养老院住过几年,相较之下,虽然这里没有郊区养老院的风景那么秀丽,但这里的服务我是非常满意的,我最看中的是这里的‘人’。”金成佰乐时光养老机构1号楼住户李奶奶告诉记者。

    “我们是一家中日合资的养老机构,吸收了很多日本先进经验。我们的护理人员都是护理专业毕业的,通过培训、考核后才可以上岗,我们还有自己的员工护理技能培训室,让员工不断提升护理水平。”佰乐时光养老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邓封平告诉记者。

    佰乐时光还会定期举行活动,充实老人们的生活,住宅区里的很多工艺装饰品都是老人们自己做的。住宅区旁还有电影放映室、卡拉OK练歌房,满足部分老人“年轻态”的娱乐需求。

    “在精神层面上,老人们也需要儿女、亲朋好友们的探视来保持良好的心境。” 不过对于目前就近养老模式遇到的痛点,邓封平表示,在金成进行“养老资源嵌入社区”的过程中,物色合适的物业机构是难点之一,因为目前国内的物业机构都比较缺乏养老地产方面的相关经验。另一方面,很多人对于养老资源嵌入社区也缺乏理性、全面的理解,不少人觉得这样会对社区普通住户的工作生活影响和不便。

    人才理念金融资本化 房企探索更多养老模式

    “在房地产界有一种说法,做商业比做住宅要难上十倍,而对于养老地产来说,可能比商业还要难。”经营多家养老机构的开元颐养副总经理叶建英认为,想要在养老产业里切蛋糕,有三个基础问题要想清楚。

    第一,目前养老地产商只负责建房子,而不负责后续的服务,必须明白的是,对于养老地产来说,房子建成只是一个开始,提供后续的服务才是最主要的任务。

    第二,培养养老专业人才难,养老业是一种服务于人的行业,是服务业中难度最大的一种,如何培养出既符合行业标准,又能满足老年人个性化需求的养护专业人才是养老业发展的核心难题。

    第三,如何将养老地产金融化、资本化,由于养老地产一般不作为商品出售,因此其具有较强的金融产品属性,如何将其发展为可信、可靠的金融产品是目前的一大难题。

    而广宇安诺总经理肖艳彦则认为,目前老年人的消费理念还没有达到国际化水平,市场还处在教育阶段。除了和松下电器产业株式会社住宅设备事业部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在浙江省推进松下住宅设备产品外,肖艳彦和团队接下来还将和日本静冈县最大的养老机构合作,将完整的养老体系、培训理念等引入国内。

    而即将在6月开盘的奥体板块某养老项目,除了原本已经成熟的租赁模式,或将推出130万元-200万元的金融模式,就是一次性缴纳这笔钱,在租期满后全款返还。“这个金融模式目前还在讨论,我们希望可以通过养老地产金融化,让更多刚需老人过上品质晚年。”该项目负责人表示。

    最美不过夕阳红,面对这个朝阳产业,已经习惯了在快回报的房产行业里摸爬滚打的杭州房企们,开始在慢回转的养老产业里精耕细作,在寻找更适合中国老年人的养老之路上探索。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