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科技城海创园QQ群:220983777 城西走廊QQ群:76247100 梦想小镇QQ群:237756390

三甲医院都关闭了普通门诊,浙江三家医院入选!

2018年04月25日 10:32来源:钱江晚报作者:未来科技城编辑:徐

    如果有一天,那些知名的三甲医院都关闭了普通门诊

    你的看病之路,又将何去何从?

    此前,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贴出通知:3月31日下午5点门诊结束后,正式关闭普内科门诊。

    此消息在业内引起热议,被认为是三甲医院推进分级诊疗的重要一步。这一举动是否意味着,今后越来越多的大医院可能逐步取消普通门诊,常见病、慢性病患者去大医院寻医问药的时代或许即将告终?

    最近,《113家三甲医院将关闭普通门诊!》这篇文章也刷爆了朋友圈。

    文章的大背景,源于国家卫健委几天前印发的《疑难病症诊治能力提升工程项目储备库的通知》。通知将113所医院纳入工程项目储备库,意味着这些医院服务重心将向诊治疑难病症转移。

    据悉,列入储备库的都是三甲大医院,如北京天坛医院、中日友好医院、北京儿童医院、郑大一附院等,浙江的浙大一院、浙医二院、省肿瘤医院三家医院也入选其中

    有专家分析,大型三甲医院将根据规划快速转型,将科研力量集中在疑难杂症上,会逐步关掉普通门诊,而常见病诊治将通过医联体等延展服务,把病人留在下级医院。

    

    那么浙江入库的这三家医院会关闭普通门诊吗?

    1、普通内科大幅缩水

    专病专科琳琅满目

    走进偌大的浙医二院门诊大厅,在自助挂号平台上,记者发现,普通的内科、外科,已被细分为上百个不同的专科门诊。想在琳琅满目的科室门类中选出普通内科、普通外科,得费神筛选一阵子。

    记者又去了浙大一院,在门诊大厅想找一位挂普通内科号的病人,似乎挺不容易,轻车熟路的老病人,挂的都是专科门诊;一头雾水撞进来的患者,经现场导医指导,也被分流到相应专科挂号就诊。

    在浙江省肿瘤医院,记者发现普通门诊的病人分为两部分,分别是复诊的肿瘤病人,以及没有挂上专家号的首诊病人。

    遇上一位林大姐,她是一位早期乳腺癌患者,手术和放化疗结束后,她的病情控制得比较稳定。由于专家号比较难挂,她每次来复查都是挂普通号。

    再来看看手机端的预约挂号平台。记者选中浙大一院,点开内科,一下子出来80多个门诊,有肾功能不全营养治疗门诊、内分泌门诊、脑血管病专科门诊……普内科门诊只占了其中的一项。

    光是内科就有80多个专科门诊,它们的分工精细度可想而知,比如记忆障碍专科门诊和记忆减退专科门诊,由不同医生坐诊,看的是不一样的症状;还有乏力门诊、强直性脊柱炎门诊、高压氧门诊等。总之,只有当自己明确得了什么疾病时,在这里挂号看病才能有的放矢。

    据悉,浙大一院、浙医二院,普通门诊挂出去的号源,已连续几年大幅下降,但什么时间会关闭普通的内科以及外科门诊,目前尚未有时间表。

    2.外省停诊箭在弦上

    我省不用行政手段一刀切

    而在北京、上海、广东,普通门诊关停已经箭在弦上。

    《“健康北京2030”规划纲要》明确提出,要加快推进医疗卫生服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全面建立分级诊疗制度,引导三级公立医院逐步减少普通门诊,重点发展危急重症、疑难病症诊疗。

    广东省某些地区提出,在门诊业务上,三级医院逐步压缩和关停普通门诊,原则上仅保留专科(专家)门诊。贵州省此前也发文要取消三甲医院的便民门诊,青海省去年提出要将大医院门诊量减少25%。

    面对三甲医院取消普通门诊的“大势所趋”,浙江省的时间表如何?记者走访省卫计委。

    医政处相关负责人明确表示,我省将不用行政手段一刀切关闭普通门诊,而是通过推进分级诊疗等政策加以引导。“当然有病就往大医院跑的习惯,老百姓要改变,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医院与公众都要适应。”

    “比如对医院的评价、功能定位,让三甲医院的专科特色更加明显。”相关负责人说,从数字上看,就能知道浙江大医院的改变——近五年时间里,三甲医院的门诊总数增长速度明显放缓,有的医院甚至出现了负增长,与此同时,其中的疑难重症、大手术数量比例在不断提高。

    据悉,这些年,我省的医改布局中,提升基层服务能力,引导老百姓在家门口的医院看普通疾病已成为重点。“比如推动省级优质医疗资源的下沉,加强医联体、医共体建设,增强县级医院、社区医院服务能力,能承担常见病、多发病诊治能力,并建立相应的转诊渠道,发现疑难杂症时,转诊到上级大医院。”

    “在药品方面,通过推进县域医共体建设,统一基层医疗机构药品目录,并统一采购,对高血压、糖尿病这些疾病常用药,县医院有什么药,社区医院也配备什么药,不必专门跑到上级大医院。”负责人说,一系列的政策,让浙江的医院分工合作,“大医院干大医院的,县医院干县医院的,基层医院干基层医院的。

    关闭普通门诊需要过几关

    近两年来,国内多地下发文件,提出“逐步降低大型医院门诊比例”,鼓励大医院逐步取消普通门诊,将更多优质医疗资源和患者分流至基层。因此,也有不少人开始担忧:假如大医院取消普通门诊,而专科却越分越细,传统概念上的临床“大内科”被撤销,基层是否能满足病患需求?一、二级医院无法应对的病人若求医无门,是否会增加就医难度,背离医改初衷?

    “分级诊疗制度鼓励按照疾病的轻、重、缓、急及治疗的难易程度进行分级,不同级别的医疗机构承担不同疾病的治疗,实现基层首诊和双向转诊。但要真正实现分级诊疗的前提是大医院‘有动力放’,基层‘接得住’。”上海市卫生和健康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金春林说,分级诊疗绝非关闭普通门诊这么简单,也不是几家医院努力一下就可以实现的,关闭大医院的普通门诊是未来趋势,但想要关得顺利且杜绝“后顾之忧”,至少还有几关要过。

    一问:

    大医院能否放手?

    过去多年,公立医院的收入来源主要分为三个部分:医疗服务费、药品收入和国家财政补助。取消药品加成后,药品收入下降,医疗服务费用就成为了医院收入的主体。现行中国医疗体制下,大医院的门急诊服务和住院及手术为主要收入来源,如果少了普通门诊,就意味着将少了一个收益来源。

    “大医院肯取消普通门诊,本身是需要底气和勇气的。”金春林说,大医院应该主动调整结构,不再像过去一样“大炮打苍蝇”,也不再“唯量论”,而是从自身定位出发,专攻疑难、复杂和危重病例,这本身就有利于提高就诊质量和改善就诊秩序。

    对于各级医院的定位,金春林介绍,三级医院主要提供急危重症和疑难复杂疾病的诊疗服务;二级医院主要承担接收三级医院转诊的急性病恢复期患者、术后恢复期患者及危重症稳定期患者,同时提供所在区域内居民常见病、多发病诊疗,急危重症抢救以及危重、疑难复杂疾病向三级医院转诊服务;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承担常见病、多发病的诊疗及转诊服务、慢性病的随访追踪及健康宣教等服务。

    “大医院的考核机制、补偿机制都应该改变及完善,即单纯的考核病人数量已经不适用了,而是应该考核看病的质量。”金春林认为,只有这样,才能有效改变“大病小病都往大医院跑”的现状,促使大医院分流患者,也有利于各级医院取长补短、加速发展。

    二问:

    基层如何接得住?

    我国医疗系统好比一个金字塔,塔尖是成规模、高水平的公立三甲医院;若要它们取消普通门诊,“金字塔底座”必须先稳固,这个底座就是社区医疗机构。

    随着病人下沉社区,四项资源也要同时下沉配套,即优质人才、资金、医保额度、药品,否则不可持久。同时,医院考核和收入导向、专家定期下基层指导、医疗服务价格和医保报销比例拉开的制度建设也是促进下沉的有效手段。

    同时,社区对药品还未完全放开,制约了全科医生的发挥,一些社区病人不得不去三甲医院,仅仅为了配到社区没有的药品。可以想象,未来一旦三级医院剥离普通门诊,社区服务量有所增加,如果这些矛盾尚未及时解决,势必面临一系列隐患。

    浙江在线记者从浙江省卫生计生委了解到:为了进一步做实做细家庭签约服务工作,近日,浙江省卫生计生委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做实做细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未来浙江家庭(责任)医生服务将工作重点向提质增效转变,把提高签约服务质量放在第一位。

    三问:

    看病观念何时变?

    专家认为,重塑合理的就医秩序是大势所趋,在推进分级诊疗制度的同时,引导患者转变观念同样重要。患者不信任基层,一方面是因为基层还不够强,另一方面,是因为他们不清楚各级医院医生承担的职能。

    社区医生就是居民的健康“守门人”,基层首诊制能让患者第一时间获得较为准确的建议,并探讨进一步治疗方案,这样既可以节省医疗资源,也帮助患者省钱。


    “分级诊疗不是一两年就能实现的,大众观念的改变同样需要时间。”上海市卫生和健康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金春林认为,价格措施也是可以尝试的方式之一。在国外,患者自行去大医院看门诊,收费高;通过基层转诊至上级医疗机构,费用相对便宜,这一做法分流了大批患者,效果不错。

    此外,医联体也是一种很好的探索。医联体不是几家医院凑个热闹绑在一块,人员流动的制度、薪酬和保障体系的设定等都要明明白白,只有资源深度融合,双向转诊落到实处,才会让老百姓更加信赖基层,不过度依赖大医院,逐步培养科学合理的就诊习惯。

    浙江的医院的反馈

    浙大一院

    普通门诊没有关停,但医院表示,通过双下沉以及网络医院等举措,希望更多基础疾病在基层就能得到解决,而本院则在重症疾病、疑难杂症、专科门诊等方面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据悉,浙大一院连续三年的门诊总量维持在稳定水平,“增长还不到1%。”另一方面,浙大一院的北仑、浦江、嵊州等院的就诊率不断提高,“病人留在了当地,需要转诊的才转到杭州。”

    “浙一互联网”让康复期的病人通过网络进行复诊,特别是高血压、糖尿病这些慢性病,节省了他们到医院排队等候的时间,药品物流的打通,也能让他们在家里买到医院配出的药。

    浙医二院

    医院将全力支持和推进基层医院和医生的门诊诊疗能力提升,在基层医院门诊诊疗能力得到明显提高的基础上,逐步减少普通门诊的数量,直至取消普通门诊。

每天各大医院繁忙景象的背后是基层医疗机构的接诊能力欠缺。不少患者为得到较好的医疗资源,不得不挤占大量大医院的医疗空间,而一些重症患者反而得不到相应的医疗资源。

    因此医院通过远程医学,数据连通,打造基于远程会诊的疾病评估和双向转诊的分级诊疗模式,真正实现高端医疗资源重心下移,缓解基层百姓看专家难的现实问题。

    浙二好医生:

    延伸医健服务,

    实现诊前和诊后闭环

    看病难、看病烦,一直是老百姓的心头痛,也是横亘在医患之间的硬伤。如今,浙医二院联合浙报集团共同打造“浙二好医生”,利用互联网技术对医院内部的医疗服务流程进行了智慧化改造,实现了病历、检查单、化验结果、影像等全信息的实时互联互通,拥有预约挂号、查询检查检验报告、导医分诊、名医视频、专科护理、在线医生、药事咨询等功能板块,患者可以足不出户,就享受优质医疗服务。


    记者了解到,目前已有1100余名医生在浙二好医生平台“上线”,利用碎片化时间,帮助患者答疑解惑。

    “患者由于医学知识的缺乏,对某些身体的不适或指标的异常会十分担心,甚至会跑到医院来解决困惑,其中大多数情况只是需要医生的解释,更重要的是安慰。”作为一名全科医生,张涛在临床与患者的交流中深有感触。“在浙二好医生平台上,老百姓可以在线查阅自己的体检报告,一旦发现指标异常,心有疑惑,可随时随地“在线咨询”浙医二院的专家们,无需特地跑一趟医院。”张涛介绍,如果有需要,浙医二院还可以为其个性化定制健康促进方案,并通过互联网、移动化地提醒和干预,从而将健康防护的战线真正推到预防阶段,实现“健康管理最多跑一次”。

    “临床工作中,经常会遇到患者向我索取私人电话号码或微信,而‘浙二好医生’为医生提供了官方的医患交流平台,既让我能够在医院自己的互联网平台上合规地利用碎片化时间为患者解决一部分医健需求,又公私分开。”自从使用“浙二好医生”以来,张涛已经先后得到30多位患者的“关注”,并完成了5例线上图文咨询和1例视频咨询,视频咨询还是他在北京出差的时候完成的。“可以说,医疗服务真正打破了时间和空间的界限。”

    数据连通:

    探索远程会诊和分级诊疗新模式

    浙医二院院长王建安表示,数据互通是实现患者就医“最多跑一次”的关键。医院从影像切入,打造浙二医疗云,实现浙二与院区、分院、医联体之间的医院信息管理系统、实验室检验信息系统、医学影像系统、电子病历等数据的互联互通,专家在远程会诊的时候可以实时远程调阅协作医院的院内数据,提高效率。

    在此基础上,浙医二院在长兴县人民医院打造了基于远程会诊的疾病评估和双向转诊的分级诊疗模式,即所有需要转诊到浙医二院的病患,都要先与浙医二院的专家进行远程会诊,通过远程评估,确实需要转诊的患者,无论是门诊还是住院,可一键转诊到浙医二院,患者只要在当地等待浙医二院的通知安排,来到医院就可以直接看上专家门诊或者住院,等患者康复或病情稳定后,再转诊到基层医院继续治疗。如此,病患免去了来回奔波和在异乡的无助等待。

    同时,通过此模式,将更多的患者留在当地,既提高基层医生的医疗水平,又降低患者负担,实现有序转诊,为分级诊疗的真正落地做强力支撑和可行探索。

    据悉,未来,浙医二院国际网络医学中心将积极运用新技术、新手段,与线下医疗模式充分融合,打通在线开单预约、医保支付、药品物流配送等关口,提升医疗服务效率,进一步优化医疗服务体验,为“分级诊疗”、“双下沉,两提升”等工作提供新的载体,让患者得到更便捷、高效、高质、全方位的医疗健康服务,实现医健服务的“最多跑一次”。

    浙江省肿瘤医院

    近几年,医院普通门诊的比例一直保持稳定,约占门诊总量的60%多。纳入“疑难病症诊治能力提升工程项目储备库”后,医院是否会调整普通门诊的数量,这还需要全院根据实际情况分析讨论。

    但医院门诊已经在收治疑难重症患者上做出了实质性的尝试。

    2018年2月起,省肿瘤医院开设了肿瘤疑难病例门诊,涵盖妇科肿瘤、腹部肿瘤、结直肠肿瘤、泌尿肿瘤等七大类肿瘤。每一类肿瘤的疑难病例门诊专家可能包含肿瘤外科、肿瘤内科、肿瘤放疗科、放射科、病理科、超声科等科室的专家,根据病情的需要安排。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