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才是美女 | 杭州女孩捐献造血干细胞经历火了:手臂扎成马蜂窝,回应称会继续

2017年09月15日 18:00

/upload/article/2017/09/15/29bc7c12-b1fd-4e89-b6cc-026c05d654ee.jpg

许艾菲

“只要身体健康允许,我觉得每个人都需要去做一个捐献造血干细胞登记入库,因为你无法想象,说不定哪一天疾病和灾难就会降临在自己头上”。

今年28岁的许艾菲,来自杭州富阳区,9月12日,她为一位患有白血病的15岁男生完成了造血干细胞的捐献,她的自述经历被网友看到,也因为她的勇敢和善良,在微博上收到超过10万网友点赞。

9月14日晚,许艾菲接受了南都记者的采访,刚刚做完捐献的她身体还比较虚弱,面对“走红”,她表示“当时就是想把这个经历写个流水账记下来,如果能科普一下让一些人知道捐献知识,那就最好了”,“走红”是“完全没有想到”。

从2007年开始,许艾菲每年都坚持无偿献血,在2009年的一次献血过程中,她看到献血车上关于捐献造血干细胞的宣传册,决定留下血样,入了中华骨髓库。虽然只有十万分之一配型成功的概率,但如果真的有人跟她匹配成功,“真的能够说去救人一命,是一件非常自豪的事情。”

今年5月2日,许艾菲接到来自浙江省骨髓库的电话,被告知有患者跟她匹配成功,便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当时匹配成功的还有另外的捐献者,经过高分辨配型检测,最终只有她符合配型条件。经过体检、注射动员剂,她的双手臂快被扎成马蜂窝,“平时展现在大家面前都还是不错的形象,这次是360度无死角丑照。”

9月12日,造血干细胞采集工作顺利完成,谈到最初进行造血干细胞捐献的想法,许艾菲告诉南都记者,“如果你每个人都不想去做这件事,那当你有一天发生这样的事时,就没有人会来帮助”。

/upload/article/2017/09/15/a74832e9-1502-4f53-9d2e-51d02505b697.jpg

许艾菲微博截图,截至15日凌晨,该条微博已获得11万点赞。


对话许艾菲

“突然这么多人关注,完全没想到”

南都:什么时候知道自己在微博上火了?

许艾菲:12号傍晚微博发出后,其实一直到晚间都是熟人间的一些互动,到了13号早上,微博一下子就不得了了,打开手机登录微博都闪退了好几回,大概一分钟有四五百条点赞或者评论转发,然后也有一些媒体联系我。

南都:之前有想过会“走红”吗?

许艾菲:今年8月底我在注射动员剂之前发过一条微博,记了一个流水账写了一些经历和体会,然后有4000多的转发,考虑到捐献的“双盲”原则,那条没多久我就删除了。这次采集完后,我就是希望记录一些事,想让自己以后能回看这段经历,有孩子了,也想让他知道妈妈的故事,完全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关注。

南都:超过10万网友热评、点赞,认为一个女孩做这件事很勇敢,你怎么看?

许艾菲:我觉得只要身体素质好,你的条件见可以允许去做这个事,其实男女都是一样的,没有什么差别,反而我觉得女生可能比较耐痛一点,评价大多都是赞美的话,也很感谢大家。

南都:微博“走红”,身边人怎么看?

许艾菲:我父母和朋友也知道我平时有在献血,所以刚开始捐献时,他们也觉得这件事挺简单的,没有特别的关注。火了之后,还上了我们地方电视台的新闻,很多朋友这两天就突然都微信我或者电话我,有点不可思议地问“这个人是你”,我也开玩笑说“真不好意思是我”。我都没觉得后来这个事情会这么火。

/upload/article/2017/09/15/855bc7e4-b008-40e4-8914-f9a284e538e8.jpg

许艾菲无偿献血证书、加入中国造血干细胞捐献者资料库证书。

连续9年无偿献血,累计3200多毫升

南都:你之前有过多年的无偿献血经历?

许艾菲:是,2008年我刚满18岁,就想着自己身体素质还可以,加上家里人也有献血的经历,所以就去了。一直坚持到今年,9年了吧,每年捐献数量不等,到现在累计献血量是3200多毫升。

南都:为什么想到要去捐献造血干细胞?

许艾菲:在我们这边流动的献血车上有一些宣传的小册子,看到后对这个概念有一些了解,大概知道不是通过在骨头上穿孔穿次打针,而是采用外周血采集的方式,我觉得这个还可以接受。当时想着如果能匹配成功,给患者一份生的希望,是一件很自豪的事情。

南都:有想过有一天自己被匹配上吗?

许艾菲:当时决定入库想法也比较简单,无外乎是两种结果,因为匹配成功的概率是很低的,要么就是入了库这辈子也没人跟我匹配成功,那就这么过去了,要么就是万一有天匹配上了,那就捐献。我是一个比较耐痛的人,捐献之后也是可以恢复的,所以我一些担忧什么的,在我看来是可以忽略的。

南都:当接到匹配成功的通知,有犹豫过吗?

许艾菲:还真没有,这么多年献血下来,我对自己的身体也比较有信心,这个事情我是可以做得了的。其实,就算站在患者的角度想,我觉得也应该去做,没什么好犹豫的,人命关天,这不是一件普通的小事。

南都:父母支持吗?

许艾菲:当初献血我的家人都是支持的,不过我2009年入库时,是没有告诉他们的,他们是不知道的,直到今年5月接到匹配成功的电话,我才告诉他们。我爸当时是比较支持的,我妈就是担心身体能不能是承受得住,因为我毕竟还未婚,也不算人高马大,不过后来我跟她普及一些知识,也就同意了。

/upload/article/2017/09/15/63baffcc-1ca4-4ac2-8319-55585a348580.jpg

许艾菲(左三)受到当地红会和街道领导鼓励。

“只要别疼死,一般都能接受”

南都:知道受捐者是什么情况吗?

许艾菲:因为有双盲的政策,只知道他是15岁的患白血病的男孩子,患有AML-m7巨核细胞白血病。我跟我妈说我得去捐献,因为他可能是家里唯一的孩子,这么多年了,父母对他患病肯定很痛心,如果我捐了,他会有康复的希望。

南都:心里压力大吗?

许艾菲:心理压力挺大的,因为我背着另外一条人的生命,直到正式捐献之前,我一直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出意外,为了让自己有个好的状态进行捐献,那时候我连过马路都很小心,锻炼身体时像跑步这种可能会受伤的我就避免了,改为骑单车每天10到20公里不等。告诉自己一定不要发烧感冒,不要吃坏肚子,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健健康康地去医院。

南都:有想过如果自己出现不良反应了该怎么办?

许艾菲:我之前也在网上查过很多资料,确实有人在注射动员剂之后,会出现不良反应,不过好像男性更多一些,不过我对自己的身体状况比较自信,整个过程也比较顺利,采集完后心理压力一下子减轻了,有种高考考完走出考场的感觉。

南都:两条胳膊被扎成马蜂窝是什么情况?

许艾菲:当时是在正式采集前要打动员剂,通过皮下注射的方式,调整自己细胞的状态,每天早晚两个手臂轮着来,两个手臂的外侧,扎了很多针孔。8个动员剂的针孔,加上采血、化验什么的,我就打趣说两条胳膊好像扎成了马蜂窝。

南都:最痛苦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

许艾菲:其实扎针也就是痛那么一瞬,扎进去就不痛了。打动员剂的第一天晚上感觉身上有点烫烫的,不过还没有到难受的程度。正式采集从早上9点多开始,全程五个多小时,要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全身都麻木,胳膊就是抬不起来,无论怎么用力就是不上力,这个过程对我来说比较难熬,但痛苦还算不上。

/upload/article/2017/09/15/7f36fd74-7f8d-4f54-8c8d-3c68e88dcee3.jpg

许艾菲写给受捐者的信

“热点毕竟会过去,献血这件事还会继续做下去”

南都:在微博上分享这个经历,最想表达的是什么?

许艾菲:这次捐献过程中接触了一些志愿者,他们告诉我说在捐献者配型成功之后,他们悔捐的比例特别大,可能大约有一半的人都悔捐了,其实如果你在高分辨配型检测之前放弃,也不可能从道德上谴责你。但如果捐献者已经在继续跟着流程往下走,突然临时反悔的话,这个就太说不过去了,因为这个时候患者已经在无菌仓等待你,你是他唯一生的希望。

我也希望普及一些造血干细胞捐献的知识,虽然可能这个过程中心理压力会比较大,但是如果真的能够救人一命,应该是一件非常令人自豪的事情。

南都:给患者写信想传递一种什么讯息?

许艾菲:写那封信是希望能够鼓励他,他看到这封信能坚持下去,因为后期还会有恢复的过程,也可能移植会在他身上出现一些其他反应。希望等他康复了,通过红十字会,或许我们能够取得联系,那时候我特别想跟他见一面。

南都:你现在身体恢复如何?

许艾菲:感觉状态还可以,不过有点虚,大动作的话会出很多虚汗。我回来之后就没出过门,医生也嘱咐说最近这一个月不要发烧感冒,尽量避免剧烈运动。

南都:今后还会参加这类公益活动吗?

许艾菲:现在这个事情一下子这么火,其实也就是一个热点,热点毕竟是会过去,生活还是要回归到普通人的状态。只要条件允许,未来献血还会继续,一些红十字会每年举行的宣传活动,我也希望现身说法,向大家普及更多知识。


网友评论